论思维固化 木灵的炼金工作室

回老家,接触了一些老一辈。

举个例子,老一辈看到我(172cm 55kg):你怎么还是这么瘦,一点都不壮实,像女孩子一样,这样容易生病,你这样可不行。我们年轻的时候每天都吃xxx两米饭,你肯定能吃那么多,你就是故意不吃(,你坏的很)。

这个场景中老一辈描述了这么几条逻辑链:(你可以把->理解为充分条件,<–>理解为充分必要条件)「55kg->瘦->容易生病->不好的状态」、「男性<–>壮实的身材」、「我yy岁的时候能吃xxx两米饭->全世界yy岁的所有人都能吃xxx两米饭,不吃就是有问题」。这一系列逻辑反应了他们心里的一种世界观,这种世界观是经由他们生活中的印象而固化的,可以理解(所以我就没有再和他们细细讨论,只是敷衍「是是是,好好好」)。但,可以理解不代表合适,也不代表符合逻辑,任何一个思辨能力正常的人都能发现上述逻辑中的偏差,因此我们可以推断这种逻辑链是没有经过有效的逻辑思辨而形成的。那么可以定义这种「不加逻辑思辨、通过观察到的现象直接由条件推知结果的逻辑过程」为固化逻辑,由固化逻辑架构成的思维方式就是固化思维。

一定程度的固化思维对于人类的进步是又一定作用的——暂且不论现代社会,如果一个原始部落的原始人看到猛兽而不躲避,或是因为忘记了这是什么东西,或是在站定静思「这玩意儿从哪来?这玩意儿要吃我吗?这玩意儿为什么吃我?我能给它多少热量?」这种事儿,那他就很大概率会被自然选择。

严重固化的逻辑和思维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逻辑思辨能力的迟钝或者缺失,而固化的思维又进一步减少了使用逻辑思辨的机会,所以思维固化的人的思考逻辑会逐步退化为一个类似「查字典」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创造力开始枯萎,他们的头脑开始变得迟钝,他们的语言开始变得杂乱,他们的说理开始变得口号化,当时代发展,环境变化,他们固化的逻辑导出的结果开始与现实世界出现偏差,但他们的思维已经很难改变,他们就会变成只会说固定语言的NPC。

「敏锐」和「创造力」是上天给予我们几乎每一个人的礼物,我们与生俱来,但是思维固化的进程可能起源于一个人一生中的任何时候。当一个生命力如阳光一般蓬勃迸发的新生命降生在这个世界之时,他的思维固化可能就已经开始:他家里的长辈/教师可能会给他灌输各种的「A is B」逻辑条目,而拒绝解释「Why A is B」,比如去学习某部清代秀才撰写的“国学启蒙经典”;又或是一个中年妇女,看到报纸上无良资本家的「pH高==碱性==健康」的理论而不假思索地深信不疑,去向另外一家无良商家购买「pH100」的饮用水等等。而且显而易见,固化的教育者容易教育出固化的人(这也是我极力反对未来我的父母帮我带孩子的理由之一)。

思维固化的一个重要根源是「因为某些原因缺失了思维强度」的学习,比如无脑背诵某些「A is B」的内容(例如某些大学某些专业的专业课上经常做的事,再比如背“国学经典”「XX规」),比如反复从不同渠道接触某一个「模因」但不去思考(比如一些「民间传闻」),比如看到现象而不思考其本质,只是简单地记下来等等。但是,别忘了,思维固化是「逻辑思辨的缺失」,一个逻辑思辨能力敏锐的人不太可能受上述内容的影响。

思维固化可能并非不可逆。如何减弱或者祓除这种固化呢?刚刚我们讲,这种固化是逻辑思辨能力缺失的具现,那么只要加强逻辑思辨能力即可。但是很不幸,思维固化在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能够可观地遏止逻辑思辨的进行。比如,当一个人确信地相信了「碱性物质有益处」之后,他可能会基于自己的主观认识而否认化学/分子生物学甚至高中生物学文献上的严密逻辑推导。这样程度的人可能已经无可救药,但是多数的一般人呢?时刻保持严格逻辑,我们需要在必要的时候遏止「A is B」的思维回路,将上述命题解构,分为「A是什么?」、「B代表什么」、「A为什么有B这一属性」(或者「为什么别人说A is B」)、「A在什么情况下会变得不是B」、「A is B这一命题是稳定的吗」等等的问题去思考,这样的思考会使用更多的资源,也可能会让我们变得疲乏,但是是一定有益处的。

或者可以阅读一些逻辑严密的书籍,无论什么领域,只要逻辑严密即可。判断「逻辑是否严密」很难,选择一些数学教材、哲学经典或者社会科学的经典论述总是没错的。

就这么多,祝各位思维开阔敏锐。回到现实,面对老一辈固化逻辑的较好方式还是嘴上「是是是,好好好」,内心「师傅别念了别念了别念了」。


Copyright AmachiInori 2017-2021.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Jekyll.
amachi.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