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虑和无病呻吟 木灵的炼金工作室

其实我们都还挺脆弱的。

——在考虑毕业之后做什么的时候,想到了这一点。

我们每个人都有着所珍视之物:理想、重要的人、理应守护的牵绊、或者某种强烈的执念。但,这些事物无一不需要大量的成本去维护。然而,能够拿出这种成本的必要条件,是被时代所认可。

生于时代的洪流中,如果不能成为其中的一分子,那么时代就不会在意每一个「没有价值的」个体所珍视的东西。而时代所能容纳的个体数量只有那么多。

所谓被时代所认可,通俗一点说就是「就业」。

这里就不得不再次批评一下我的专业了。这个专业的荒唐罄竹难书,它的学生大部分注定不能被时代认可。他们,面对时代的无情巨浪,感受到的只有深切的绝望。

但正因为我还有着想要守护的事物。

对于一个人来说,他所珍视的东西是他眼中的闪光,是他活下去的动力,她们代表了希望,她们是这至暗世界中他唯一的炬火。

失去珍视之物的感觉是很差的,它会夺走一个人双眼中的光亮,痛苦甚于死亡。每一个人,都只能独自赌上一切,一生悬命地和同他一样的人竞争来攫取「守护珍视之物的权利」,对于她们的倔强逼迫他们不允许任何失败,否则,他们就会彻底被黑暗吞食,变得支离破碎,只是活着,或者「侘寂」地活着。

在昨夜病中狂乱的梦境里,我看到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烛火,每个人的生命都灿烂燃烧,光亮聚集为银河。夏夜的草原,银河在高声歌唱,歌声天高地远地回响。

但现实不是这样。

我们孤立无援,我们力量微薄,而且世事难料。我们始终不能知道能否将重要的东西紧握手中。

所以说,我们都还挺脆弱的。但某种意义上,我们很坚强。


Copyright AmachiInori 2017-2021.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Jekyll.
amachi.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