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2,生日日记 木灵的炼金工作室

今天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23年。

按寿命为80岁来计,我已度过生命历程中的四分之一。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对于“死亡”与“意识消失”的恐惧逐渐加深。死亡不仅仅意味着再也没有办法感受这美丽的世界,作为意识之载体的骨血之消亡还意味着意识的彻底消散,而这又意味着记忆、想象力与创造力、个人特质、牵绊与思念,还有对于这个世界的一丝一毫之控制力的全部陨灭。虽然我极力试图说服自己“意识不灭”,极力试图信仰着自由意志主义,但我受过良好的现代科学教育,而目前为止的发现与唯物主义的观点令人绝望,又难以动摇。

因此我虽然被理性驱使着相信唯物辩证法,但我迫切期望着“意识不灭”的成立或者“彼岸”的发现,我也无数次地幻想着自身变为了全知全能、永生不灭的神明,我也喜欢写作幻想中的神话,把自己代入其中——这或许是一种自私而怯懦的逃避,但鉴于死亡与意识的消灭是单个人类个体的否定与最大厄运,那我们就不如用幻想的胜利来与其抗衡,至少还可以麻痹自己,来将目光放在短暂的生活之中。

我们的意识从虚无中来,但终究也要回归虚无,一个人在生命的长河中如果不能留下什么值得记住的印记,未免过于可怜。但我们所谓值得铭记的印记,无论是艺术作品抑或学术成果,均是依赖于人类文明的存在,而人类文明在宇宙时空的尺度来看,渺小到令人心碎。

时间与空间的广大,令人窒息。 意识与生命的短暂,令人绝望。

在我欣赏到壮美的交响乐、看到精巧的美术作品或者在生活中感受到心满意足之时,这种对于虚无的感受也会愈发严重——渺小的人类创造了如此绚烂的文明,那么当我逝去、当我们逝去、人类文明变为废墟的时候,这些灿烂的文化又将由谁来铭记和感受,抑或又终将湮灭在宇宙的黑暗与虚无之中。

如果不能永生不灭,也无法留下什么值得整个时空铭记的历史,那不如成为偏安一隅、苟且偷生者,拒绝思考什么生命、文明与时间好了。

但我还是不止地希望,离开这个世界之后能够搭乘上去往银河的列车,就太好了。


Copyright AmachiInori 2017-2021.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Jekyll.
amachi.com.cn